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宠夫之路太艰难

第五十八章 喜欢

书名:宠夫之路太艰难|作者:小安逸|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2-14 09:28:31|字数:4749字
  阳炭烹六月,兴庆宫内,闷得没一丝风。  李云棠在殿内里实在不耐烦,一脚踹倒了熏香的铜炉。守门的宫侍慌忙扶起,还未摆正又被她踢倒。  “这天都热死了,还熏什么熏,本宫都快烤熟了!”说着将外衫一把扯下,竟在宫中打起了赤膊。不疑端着冰镇的绿豆汤从殿外走来,见她正毫无形象地坐在桌案脚边的台阶上,嘴上怨道:“主子且忍忍,这样坦胸露乳的,让君后见了怕是又要抄书了。”  李云棠黑着脸,接过她递上来的绿豆汤两口就喝光了,却对呈上来的衣服看也不看。  “不穿不穿,热死了。”  不疑无法,只好又拿了件更薄更清爽的,笑着说道:“奴昨天路过赏莲亭,见园中的荷花都开了,主子若想避暑,何不去那儿。”  李云棠已经热的横躺在内殿地上,头挨着冰鉴,发钗步摇散落一地。  “不去不去,本宫哪儿也不想去,就想挨着这冰鉴。父君不是希望我老老实实呆着吗?本宫就在这殿里躺上十天半月,不吃了,也不喝了,老实了父君就高兴了。”  看着她百无聊赖的脸,不疑鼻眼难为情地拧到了一块儿。主子这是在和君后赌气呢,气他将自己从楚州抓回来,没玩够也没玩好。只是赌气归赌气,主子倒也真是两顿未食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好呢。  “殿下可是因为暑热急躁?奴倒是听说这皇城里有一个避暑的好地方……”  皇城里?这三字一出口,李云棠立刻来了兴致,她本也不是嫌弃暑热,只是从楚州回来后,被父君拘在兴庆宫里已经两月余未出去了,心里实在痒痒。于是就地支起头,示意小宫侍细细道来。  “前一阵子宫中宴饮,奴在一旁侍候,听说大学士家里有一片荷塘,挨着竹林,一到夏日便凉风习习,别提有多自在了。”  “太傅家里?”李云棠想着裴清那张严肃的脸,就想起那些被迫抄过的四书五经,不禁打了个寒颤,“不去不去。”去了干嘛?送上门求罚抄吗?  这一提醒,不疑倒也想起来有个避暑的胜地,支起下巴道:“奴记得,挨着学士家便是陈祭酒的府邸,和学士家的格局倒是有几分相似,且祭酒前日已向陛下递了回乡祭祖的折子,想来不会有人……”  一句话未说完,便看到自家主子两眼泛光的样子,心中后悔不已。随侍多年,若是不知道这样的眼神里传达的意义,她就算白跟主子这些年。  看到李云棠站起身,任由宫侍将普通的外衫一件一件套到身上,忙跪到她脚边,哀求道:“主子,不去行不行,奴这就找人给您置游船,在御花园的荷塘避暑也是一样的。”  李云棠抬起双臂让宫侍们系上襟带,瞥了一眼道:“这怎么能一样呢,祭酒家的荷塘明明更美,本宫在这宫里都闻道祭酒家的荷香了。要去要去,一定要去。”  不疑见劝她不住,又想着君后的期限,只差对着李云棠抹眼泪了。  李云棠不管这些,美滋滋地又照了两遍镜子,抬脚就往殿外走。不疑扒着门框不敢挪步,“主子……”君后的板子她可不想再吃了。  “你走不走,不走我可走了啊。”  “别、别,奴这就来……”好歹是自己亲主子,若是有个山高水低,她也活不成了,还是跟在一旁好好侍候吧,挨板子就挨板子!  一溜出皇宫,李云棠便心情大好,扇子别在腰间也不扇了,头顶着大太阳也不喊热,没多大会便来到了后巷,不疑跟在她身后,两手提了她刚刚采买的小吃、赏玩的小东西,大汗淋漓。  两人在裴府西墙与祭酒家东墙站定,拿不准哪个才是该进的院子。不疑看着两家极其相似的竹林叶子,默默摇头。这文人扎堆的地方她也不熟。  碰巧此时西院有琴声细细流出,饶是李云棠这种不通音律之人听了也是浑身畅快。当即决定要爬这家的院子。  跟着她,不疑做这些事情已经轻车熟路了,将手中的东西搁在墙角,站在墙根搭起了人梯。李云棠本也不重,站在她肩膀上伸手就够到了整齐的墙头,双臂稍一用力,就上去了。  细细的琴声更加清晰了。听说祭酒的小公子善琴音,年方十七,虽然比她大了两三岁,可还未定亲,若是和自己的心意,向母皇求了去倒也无不可。何况,这小公子她曾远远见过两次,长得甚是标致啊。  这边李云棠心中美美地想着,远处的琴音是越听越顺耳,怎么听都好听,恰逢微风拂面,带了满面的荷香,被太阳晒得火辣辣的脸瞬间凉飕飕的,心中更加欢喜。低头往下看了看,发现并不适合跳下,只好顺着窄窄的墙头又走了十几步。  “谁?”园中侍候公子弹琴的司琴眼尖地发现墙头有人,抄起荷塘边的竹竿子就要打过去,李云棠见来人凶猛,一时分心,直直从墙上摔下来。  好在,墙头不高,她还有些拳脚。  揉着摔疼的腿瘸着向前走两步,墙那边是不疑小声又担忧的叫喊。趁着抄竿的小侍还未至眼前,悻悻回了一句无事,借着层层翠绿迅速躲到荷塘边上。  想不到祭酒这样温和的人,家中竟有这样泼辣的小侍从,真是岂有此理,她的腿都摔疼了!  想来是穿的衣服青翠,李云棠没存心躲也没被发现,执竿的小侍气哼哼地饶了一圈,愣是没看见。李云棠捂嘴笑了起来,沁人的琴音再次传来,一改方才的悻悻,顺着琴音往外走。  接天莲叶,映日荷花,不及眼前人清直的背影。  李云棠愣住,想夸赞却无词,生平头一回怪自己抄书太少。  只见年轻的男子端坐在亭中,长长的青丝只松松地绑了一条缎带,柔亮顺滑,远远看着就能感觉出摸着的手感。十指修长白皙,时而抚挑,时而按拨,光是背影,轻易便把眼前的一亩荷塘习习香风比了下去。  祭酒家的儿子果真是美啊!  李云棠情不自禁上前两步,在裴杨收音时忍不住赞道:“公子的琴声,实在美妙。”  弹琴的人惊起回头,见站在亭中的是一位华贵又俊俏的女子,耳边传来司琴的气恼的声音,当即止住司琴,微整衣袖朝她拜了下去。  “裴杨拜见三殿下。”  原来美人不光琴声好听,就连声音也这么好听。李云棠听呆了看呆了,顾不上腿疼,慌忙上前扶起他,“公子多礼了,多礼了。”  见他裴杨?不由失笑。她到底还是闯进了太傅家。  嗯,太傅家的儿子比祭酒家的还好看啊!  李云棠细细打量着他,仿佛见了仙子一般,几乎舍不得眨眼。扶着他的手并不舍得收回,顺势搭在他如玉的手上,含情脉脉。  裴杨羞得别过头去。  原来,美人也是钟情于我的吗?看着他羞红的耳朵,李云棠笑起来,顺势将人搂紧。  当日,应她的请求,裴杨走在焚香的案前,几乎弹了一下午。过后,她看着满园的出水芙蓉,听得他轻声又羞怯地说道:“阿棠,我喜欢你,很久之前就喜欢。”  ……  又两年,裴杨和李云棠俨然成了京中人人艳羡的神仙眷侣。一时间,京中凡有婚嫁,男子皆憧憬青阳王那样的女子,女子皆仰慕裴杨那样的男子。  ……  转眼,登基三月后,年少帝王脸上对钟情之人的眷恋未改,内府几乎半空全做了聘礼,红毯从甘泉宫一直铺到裴府西院。裴杨端端正正坐在铜镜前,任由侍人梳洗上妆,龙凤冠的分量虽重,但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钟鼓,又忍不住地欣喜若狂。他的阿棠来迎他了。  过仪仗、上宝车、鸣钟鼓、拜天地……洞房花烛明,帐内语飘香。相思尽情诉,日日夜夜长。  ……  李云棠登上宝座十年,文臣武将和睦,大启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边疆久无战乱。史官每日舔着笔尖,怀着欣喜记录着一笔又一笔当代帝王的功绩。  ……  “母皇,父君说明日可以去郊外踏青,是真的吗?”年幼的皇子抱着李云棠的大腿,童声未改,稚气非常,一双湿漉漉的眼睛仿佛已在梦中见了无数回。  李云棠扔了手中的折子,一把抱起乖巧的儿子笑出声,“当然,母皇从不食言。”小皇子眼睛亮起来,伸手摘了母皇的九尾凤钗欢喜地跑开了。  “姐姐,姐姐,母皇说了明日去踏青!”声音充斥在大殿里,碰巧撞上款款而来的君后,怕被训斥,俏皮地在父君脸上亲一下躲着跑到姐姐那里去了。裴杨看着快乐的一双儿女,眼角笑出了浅浅的褶皱。  “青儿……”李云棠从凤座上下来,快步牵过他的手吻在他的嘴角,眼里再容不下其他。左右识趣地退下。然后,手便开始不规矩。  “阿棠……”看着松垮的襟带,裴杨眼角含嗔。  惩罚似的咬在他唇上,李云棠止住手脚,“都怪青儿,是青儿太可口,朕,实难抗拒……”说完又咬了一口。  第二天,君后是带着面纱去的。  年幼的皇子皇女闹着娘亲弄鱼饵,然后学着娘亲的样子在河边钓鱼。只是鱼儿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两个小家伙位置换了又换,坐得离娘亲越来越远。  “阁下也喜欢垂钓?”一个戴着斗笠的老人看着平静的水面,忽然出声。  李云棠吓了一跳,这人是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她清楚记得,这里之前只她一个人。下意识回望亭中人,见那人正倚着围栏看山色,眉角又染上笑意。“嗯,喜欢。从早上到现在,我已经钓到五条了。”大概是自己没注意吧,老人家看着慈眉善目,静静坐着的样子像是比自己来得还早,李云棠放下戒心缓缓答道。  “五条?”老人哈哈笑起来,不相信地摆摆手,“老妇自二十岁起便在此处垂钓,还从未见到有人能钓上来一条。”说完又是一阵摇头。  李云棠也跟着笑起来,这鱼还能有假?伸手拍了拍身后的鱼篓,“兴许,我的运气是天下最好的。”  老人家看了一眼她的鱼篓不再说话,只拿一双眼睛注视着水面,天阴沉沉的。俄顷,收了鱼竿准备回家去。李云棠看着老人空空的鱼篓,将自己的递给她。  “拿回去吧,算我送的。”  老人黑着脸不愿接受。于是,李云棠甩了甩手中的鱼竿,笑托着鱼篓,“我运气好,还能钓。”  “年轻人,休要哄骗老朽。”老人依旧黑着脸,摇摇头,走远了。  李云棠不解其故,低头看向手中的鱼篓,里面哪还有一丝鱼的影子?将鱼篓口朝下,连一滴河水都没有,却倒出了五粒大小相同色泽艳丽的红豆。  奇怪,为什么会有红豆?为什么会是红豆呢?挠着后脑,李云棠将滚落脚边的红豆捡起。将五粒圆滚滚的红豆放在手心里细细端详,莫名地……有些熟悉,难道是她的鱼变成的?  红豆生南国,由来最相思。  天阴沉沉的竟飘起了细雨。耳边传来儿子和女儿的欢笑声,将红豆揣进怀里,李云棠欢喜地奔向凉亭,那里,有她爱的人在等着。  奇怪,为什么这条路突然像是永远都走不完似的,她感觉已经走了一个时辰,却和刚离岸时一样远。  “青儿!青儿!”她扯着嗓子大喊,亭中人似乎没听到,依旧坐在石凳上远望。  奇怪,皇儿怎么不见了?亭中只剩下青儿和不疑的身影,她的孩子们呢?  “青儿!青儿!青儿……”她发疯似的往亭子方向跑,脚步绵软,没有力气。  奇怪,为何突然下起雾来?远处的人开始模糊,她开始看不清青儿的脸。  奇怪,她好像,一直都看不清青儿的脸,青儿是长什么样子的?  奇怪,为什么周围全是白茫茫的,她什么也看不清。  奇怪,她为什么会在这儿?  ……  咣当!笨重的铜炉被踢倒在地,门边的宫侍慌忙扶起。  “会再倒的。”她在心里这样说,仿佛已经算到了下一幕。  果然,之前踢倒铜炉的人再次将未来及摆正的铜炉踢倒,随意挂着外衫的女子似乎十分气恼,连嘴里说出的话也带上了暑天的火气,“这天都热死了,还熏什么熏,本宫都快烤熟了!”  ……  一阵商谈后,她看到那俊俏女子欢喜地出了殿门,轻松躲过了盘问,在皇城大街上东走西逛,最后停在两座宅院之间。  “爬左边的,然后摔下。”又一次,声音在脑中响起。  果然,那女子踩着侍女的肩膀轻松上了墙头,没多久,墙内传来一阵闷哼。  ……  袅袅的声音传来,那女子站在弹琴的男子身后,眼中泛起爱慕的光。  “公子的琴声,实在美妙。”  “裴杨拜见三殿下。”男子低头行礼,缓缓抬起时眼中已染上欢喜。  “不对!”第一次,与预料到的画面不同,有些气恼的声音在脑中炸开。头好疼。  为什么不对?哪里不对?这两人,一个郎才,一个女貌,金宵玉露一见钟情,哪里不对?  ……  “阿棠,我喜欢你,很久之前就喜欢。”男子脸上泛起娇羞,两只耳朵羞得通红,软软地窝在女子怀里。俊俏的女子抓住情郎的手放在胸口,默默将人搂得更紧。  坠入情网的男女看不见满天的星河,眼中只有对方眸中的倒影。  羡煞旁人的幸福。  ……  “不对!不对!不对!”脑中的声音彻底发狂了,不对,不该是这样的。可是,原来是什么样子的?头好疼。  ……  一刻不停地赶了两天两夜,终是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人。自来后,裴杨已经衣不解带两日了。他给的红豆被她放进锦囊里贴着心口放着,外面的谷皮已经裂开,是不是只要想起他,她就会把红豆倒出来数一数。  医官说解药未到之前可以试着与校尉大人多说说话,兴许会醒过来。可是,阿棠,我已经说了两天了,为何你还不愿醒来?是嫌我说的情话不够吗?  见她嘴唇又干燥起来,裴杨执起汤勺,轻柔地稳稳地又喂了一勺,水顺着嘴唇的缝隙慢慢消失。搁下碗,再次偎近她的耳边,轻轻说道:  “阿棠,我喜欢你,很久之前就喜欢。”------题外话------  这章写得稍微费力一点,相信你们能看懂。  嘛,今天西方情人节,明天是春节,安逸在这里祝大家:有情人长长久久,没情郎的今年准有!新年快乐,吃好喝好。  谢谢你们,这段时间来对我的鼓励和包容,对这本小说的肯定和追问。有你们,真好。  新年了,要快乐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溺爱成瘾

    姒锦 / 著 他爱她,视她如天使。她恨他,当他是恶魔。她逃,他追,她再逃……可是,直到最后她才发现...
  2. 倾天下:商女为后

    风雨归来兮 / 著 现代女高管溺水,穿越到寄居宁王府的小小孤女身上。为生存,抱王妃大腿代掌家,与侧妃合作...
  3. 一品夫人之农家贵妻

    文苑舒兰 / 著 穿越成了童养媳?婆婆病倒,小夫君阴阳怪气不事生产,家境困难?没关系,穿越女理应自食其...
  4. 娱乐头条:天后归来

    席妖妖 / 著 重生后的她明白了一个道理:从国民作家到国民天后,你差的只是一个有没有存稿的问题。连夜...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
99uu娱乐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