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玄幻>隐衹殇

第六十一章:隐,倒计时,用刑

书名:隐衹殇|作者:卿云绍隐|本书类别:玄幻|更新时间:2017-12-08 09:28:57|字数:3260字
  “要开始了么?”云卿看见了那个缓步而来的身影。  “你准备好了?”明希不答反问。  “时刻准备着。”云卿稍微调笑了这么一句,虽然在场的只有他和明希听得懂。  明希没有再说话,抬起左手朝后面打了个手势,人已经就着云卿那间牢房里,唯一的椅子坐了下来。  手下人暗自叹息了一声,手上还是一丝不苟的架起了云卿,把他绑到了丁字架上。  明希坐下时,是背对刑架的,此刻更是看都不看的,坐在那里执起茶杯,悠闲地品起茶来。  他身后的一众手下见此情景,也不含糊,随便挑一件刑具,撸起袖子就往云卿身上招呼。  云卿无处可避,也动弹不得,只能硬生生受着,却是一声不吭。  “你不痛吗?”大概过了两个时辰,明希转头看过来,云卿已经伤痕累累,却依旧没有痛呼出声。  怎么可能不痛,云卿又不是铁打的。只是,他还是挤出一个云淡风轻的笑容,特别轻微的,摇了摇头。  “不痛,那就是我的人,招待不周了。”文文静静的明希嘴里,说着这样残忍血腥的话,却毫无违和感。  话音落,原本举着铁鞭、铁棍的,举着铁烙的,都放下了手中的刑具,从牢房的另一侧,取来了新的刑具。  “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体会一把,满清,十大酷刑。”此刻终于能有一丝喘息时间的云卿,含糊不清的调侃自己。  新取来的刑具云卿很熟悉,就是古代宫廷剧里,最常用的那种夹手指的玩意儿,俗称夹板。  只不过,被稍微改良过。  夹板套上云卿的手,却还没有开始用力,排在后面的人,此刻握着一排银针上前。那可不是普通的银针,每一根都差不多有铅笔芯那么粗。  那人捏住云卿的手腕时,云卿就知道对方准备干嘛了。深吸一口气,在那人狠狠一针,从指甲缝里扎进去的同一时刻,死死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这还不算完。  那个人用力的按住云卿的手,捏着他的指头,一根一根的往里扎银针。  每扎一针,都要故意到一起眼前晃一晃那根针,给云卿心理上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任云卿见识再多,亲身经历也有不一样的感触。  至少那似乎从骨髓深处传来的痛楚,不是骗人的。  明希在一旁看着,眼底极快的划过一抹欣赏。可是,总不能因为欣赏,就放弃原计划。  一个眼神过去,正在施刑的侍从点了点头,丢下云卿那已经扎满五根银针的左手,转而捉起他方才紧握的右手。  用力掰开五根手指,侍从看见云卿的掌心,已经被没什么指甲的指头,生生捏到血肉模糊。  皱了皱眉,明希没有发话,侍从也不能说什么,只好更用力的握住云卿的手腕。  左手已经扎满了银针,右手施刑时,左手就没办法握拳,借此来减轻自己的痛苦了。  侍从想到这,手起针落,长痛不如短痛,早死早超生吧。云卿还没来得及反应第一根银针的疼痛,手上已经被扎进三针。  明希知道自己的侍从动了恻隐之心,却没有开口喝止,只是用眼神,阻止了他继续这么做。  他的手下,从来就不是什么大恶之人,只是······算了,在人命面前,哪里有这么多的借口。  侍从接收到明希阴鸷的眼神,也不敢继续快速下针了,颤抖着手,把已经触碰到云卿指尖的第四枚银针收回,放在火上烧红,然后才转回身去,准备一针扎下。  这才是明希那个眼神的真正意思。得把五根银针烧红了,才能下针。  “你可小心些,手这么抖,扎偏了,还要累及云卿,再承受一次。”明希“关切”的在那枚银针落下前,开口说道。  侍从吓得浑身一颤,原本不抖的手,都开始抖了起来。  明希这话,是要侍从收起他的小心思,慢慢落针,让云卿感受到,前三个指头没有感受过的那种痛楚。  侍从看了云卿一眼,因为他不敢看背后的明希。云卿眼里还是初见时那份淡然,侍从飞快的别开眼,从云卿的淡然里获得了力量,稳了稳心神,继续下针。  而此时,凝轩和文念儿醒来找不到云卿,都快要急疯了。  “到底去哪里了?云卿从来不会这样的。”文念儿的声音都染上了一丝哭腔,她知道云卿一定不是去找吃食什么的,因为他们说好了,不管做什么,都是三个人一起行动的。  另一边,凝轩沉默着,他醒来的时候,差点从树梢滚落下来,还好他反应快,才没有摔个狗啃泥。  但是这么大的动静,却只惊醒了另一边的文念儿,凝轩就觉得不对劲了。  果然,他们原地等了一个时辰,又在周围找了两个时辰,都没有云卿的影子。  周围没有打斗的痕迹,空气里也没有迷药残存的气息,凝轩和文念儿还是被人刻意安置在树梢,并且布了隐身结界保护的,种种迹象都表明,云卿是自己走的。  可为什么?  “我就知道,那些人出手,一定有所图。”凝轩气得一拳捶在地上。他没有沐辰的功力,自然没有捶出一个坑,反倒是把自己的手弄伤了。  文念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是惊呼一声拉住了凝轩还打算捶第二拳的手:“那些人?”  “嗯,就是那天的五个人。莫名奇妙的出现,打了一场,什么都没干的,又全部撤走了。那天,云卿和其中一个黑衣人是最后才出手的,他二人出手以后,黑衣人就撤退了。该死,我怎么早没想到这些!”凝轩气呼呼的说。  文念儿惊了一下,差点以为凝轩连自己最好的兄弟都怀疑,怀疑云卿是明希那边派来的细作。  “你是说,黑衣人跟云卿说了什么,云卿才会消失的?”  “一定是这样!那个人肯定是谎称自己有沐辰的消息了,骗云卿跟他走的。”凝轩心里,自责和愧疚交织在一起,整个情绪都快要爆炸。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杀上门去要人?”文念儿毕竟是姑娘家,又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这会儿已经六神无主,只能依靠小师弟主持大局。  “不,我们只有两个人,他们抓了云卿,一定会排兵布阵,等我们上钩。师姐,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你回隐衹殇去,跟院长他们说明情况,我留下来,继续找沐辰。  只要找到沐辰,我们的软肋,就少了一根。”凝轩属于不逼自己一下,永远不知道自己会有多棒的那种人,如今两个智慧担当的兄弟不在,他动起快要生锈的脑袋,想出的办法也丝毫不输兄弟们。  “可你一个人···”文念儿听了,也知道这是他们目前为止,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只是心里,不免为凝轩担忧。  到时候她一走,凝轩就被明希的人抓起来,就算没找到沐辰,明希也胜券在握。  只要控制了云卿和凝轩打头阵,就算沐辰收到消息回去帮助隐衹殇,也是不可能对自己兄弟下手的吧?  就算他够狠心,日后也会活在手刃兄弟的痛苦当中,得不到解脱。  “师姐不必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凝轩坚定的承诺。文念儿能想到的事,他自然也想得到。  一旦他和云卿都落在明希手上,沐辰一定会为了救他们俩自投罗网,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他们三个都被催眠,作为先锋攻打隐衹殇。  恐怕,这也是云卿没跟他商量,就自己离开的原因。  而且,若是之前玄楼大人说的那些话是真的,那么,隐衹殇乃至整个玄界,将会易主,永不见天日。  “唉,你自己小心,我会快去快回。届时,我们人多,好歹能有一战之力。”文念儿也知道时间耽搁不起,只能一咬牙、一跺脚,飞身离开。临走前,不忘嘱咐凝轩,等她回来。  凝轩目送文念儿离开,闭眼感受着周围的气息,直到他能感知道的,最远的那颗树传回消息,说文念儿已安然离开,这才罢休。  沐辰,你到底在哪里?云卿,你可还好?  终于只剩他一个人了,凝轩的心里开始为自己的好友们担忧起来,眉头紧蹙,都快能安放一只筷子。  此时,远在凡界的沐辰,正吃着好心人给的一碗面,心里突然没来由的一慌,本能的往四周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才收回视线继续吃面。  只是后来的半碗面,沐辰吃的食不知味,总觉得有什么事发生了。  “灰耳,你能感受到玄界言好、团团他们的状况吗?”放下碗,灰耳从他怀里跳出来,一边嫌弃一边呼啦呼啦的大口吃着三天来的第一顿饭。  “嗯啊。”听到沐辰的话,灰耳含糊不清的回答,哧溜一声把一根面条吃到嘴里,眼神亮晶晶的看向沐辰。  主人终于打算回玄界了吗?  避开灵宠期待的眼神,沐辰觉得自己这个主人当的还真是窝囊。  “我还不想回去,但是,我怕他们出事。所以,你能不能感受一下,他们最近有没有出事?”沐辰轻飘飘的说,灰耳却立刻焉了下去。  “哦···”嘴里不甘愿的嘟嚷着,转头继续去吃它的面,心里一万个嫌弃闪屏一样闪过:“真不知道凡界人,是怎么把这些东西做出来,还能面带微笑的咽下去的。”  可是吐槽归吐槽,它还是老老实实的吃完了沐辰留给它的那小碗面。  灵宠本来是不用特意觅食的,可惜沐辰的身子不争气。灰耳这时候若是依旧化身在主人体内,就会不自觉得抢夺属于主人的营养成分,若是显出真身,则是需要自己觅食,想也知道它会怎么选的了。  主人的身体状况如此,它万万不能再给他拖后腿。------题外话------  相信看到题目的亲们,也知道这篇文章已经正式进入到最终阶段了。云卿能不能获救,沐辰会不会回来,就看他们自己的选择吧。也有很多人关心,最后会不会有一场大战,就像《哈利波特》那样,对此,卿卿只能说,且看明希会怎么选择吧~(摊手)爱大家,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皇族贵妻

    文苑舒兰 / 著 长生公主,元襄皇后所出,裕明帝掌上明珠,民间有传:貌丑,狠毒,善妒。貌丑,狠毒,善妒...
  2. 王妃还俗王爷请接驾

    爽口云吞 / 著 一朝大仇得报,去山上散个心,没想到就倒霉的栽下了山崖,再睁开眼竟然成了个小尼姑!尼玛...
  3. 将军策:嫡女权谋

    凉薄浅笑 / 著 她是战王嫡女,却流落在外十七年,她身负许多,已是堕入万丈深渊。当她回到大景朝,成为人...
  4. 重生之毒女世子妃

    宝贝鹿鹿 / 著 本文:{宠文}+{爽文}+{女强}+{男腹黑}前世,当一杯毒酒放在凤倾城面前之时,她...
99uu娱乐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