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土匪娘子:相公哪里跑

第三十九章 礼物,安红豆

书名:土匪娘子:相公哪里跑|作者:九喵|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7-12-07 22:01:30|字数:4413字
  “喂!我说你就是那个害得我十三叔生病的女人啊!”  柳韵语正在后花园里练武,循着那个娇蛮的声音看去。  只见来人站在游廊下,身着鹅黄色妆花缎蝶戏百花纹样的高腰抹胸忘仙裙,外穿一件桃红云锦织金暗纹大袖衣,腰系一条水红色宫绦,裙摆随风而动,仿若初春枝头的一支迎春花,活泼可爱。只是那一脸的怒色,生生坏了一个娇俏美人的模样。  一旁的小厮见柳韵语有些发呆,忙低声道:  “柳护卫,这位是天晴郡主。”  天晴郡主徐嫆,现年十五,为简亲王正妃蒋氏所出。大概是因为自幼被娇宠太过,所以性子有些刁蛮任性。  “见过郡主。”柳韵语不冷不热道。  “本郡主问你话呢!”徐嫆提着裙子跑了过来,头上的珠钗一顿乱晃,叮铃作响。  “不知道郡主想问什么。”柳韵语难得装了一把糊涂。  “喂!你这女人太不识好歹了吧!想进我十三叔府里的话还不乖乖的回本郡主的话!”徐嫆双手叉腰,嘴上却是毫不客气,直把柳韵语归为那些一心想入主敏亲王府的女人了。  柳韵语闻言,不冷不热的顶了回去:“郡主一个还没有出阁的姑娘,说这些话也不怕损了闺誉!”  “你——”徐嫆一时语塞,气鼓鼓的看着柳韵语不说话。半晌,道:“不识好歹!”  “敢问郡主,我怎么个不识好歹了?”柳韵语似笑非笑道。  “十三叔给你送月饼你还不吃!把人给气病了!”  “敢问郡主从哪儿听说的?”  “明耀城都传遍了,人人都说我简亲王府上的女护卫好大的面子,居然能拒绝谪仙般的敏亲王。”  在徐嫆看来,敏亲王就是那天上神仙般的人物,旁人得他看一眼都是求也求不来的福气,这个女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简直不知所谓!  若是让柳韵语得知徐嫆的这般心思,怕是得好一顿争论了。  谪仙?送百十块月饼让人挨个儿尝尝叫做谪仙?  徐嫆正说的起劲,忽然身后传来一个略略清淡的男声:  “天晴,退下。”  只见徐南徽一袭暗纹妆花缎藕色长袍,腰间的一块玉璧晶莹剔透。脸色还有些苍白,朝柳韵语快步走来。  “十三叔……”徐嫆撇撇嘴,最后狠狠地白了柳韵语一眼,带着奴才下去了。  四周的空气安静下来,花园里只剩下阳光穿过树叶落在地上的声音。  “不知敏亲王前来可有何事?”柳韵语后退几步,朝徐南徽行礼道。  徐南徽正伸出的手就那么僵在半空,语气有些低沉:  “你何必对我如此生分?”  “生分?”柳韵语疏离的扯了一个笑:“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在下只是个护卫,谈不上生分,更谈不上所谓的近距离接触。”  “何况。”柳韵语折了一段柳枝,在手里把玩着。补充道:“过几日在下就要向简亲王辞行,毕竟我是个行走江湖的人,在外面终归自由点。”  “本王不允许你走!”徐南徽闻言,往日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一瞬间浸了寒意,连语气都带了几分王爷的威势。  “呵。”柳韵语轻笑一声:“不让我走?敏亲王凭什么认为我不会走!”  “凭你们那群只会点三脚猫功夫的禁卫军么?!”  语调扬起,柳韵语将揉烂了的柳枝往一旁的荷花池里头丢了进去。  现在已经入了秋,荷花池里只剩下枯萎的荷叶,无精打采的站着。  水面惊起一圈圈的波纹,向舞女的裙摆,向外层层散去。徐南徽抿了抿唇,眼里闪过坚定之色,道:“可惜你终归是一个人。”  “莫不成王爷想要动用了那上万的禁卫军拦了我不成?”  “只要你走,我就敢。”  ……  “这是什么?”苏九祸从暗影手里接过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好奇的问道。  “昨日一时与师父聊的太过兴起,混忘了这个东西。”暗影憨厚的笑笑:“阿凝听我说要过来见师父,所以特意让我把这个盒子交给师父。”  “连我这个做相公的都没让。”暗影指了指盒子上的封条,好笑的摇摇头,有点吃味。  苏九祸打开来一看,只看见一个小小的瓷瓶,上面写着“养颜丸”三个字。  暗影眼尖的看见那三个字,嘴角一抽,终于明白自家媳妇不让看了……  养颜丸……暗影一面腹诽着,一面偷偷看着自家师父,感觉,师父并不需要的样子……  暗影轻咳一声,开口解释道:“阿凝祖上流传下来的一个秘方,说是女子久服可使肌肤胜雪,容颜如桃花一样润泽。”  苏九祸收起那个瓷瓶,笑道:“阿凝有心了。”  虽然,嗯,她苏大寨主并不需要。  长戟院这儿气氛古怪,然而在明月镇郊外的一处破庙内,容离好笑的看着面前一身捕快服饰的女子。  一声轻佻的笑响起,安红豆故做凶狠:“你、你笑什么!玉面!死到临头了你还笑!”  “我笑你傻。”容离伸出一只手,将安红豆手里的大刀慢条斯理的拨去一边,凑近道:  “五天前,我在镇子东北处的宋三馄饨铺子那儿吃馄饨,你点了一个三鲜的。”  “四天前,我在镇上的玉器店里头挑选玉器,你失手打碎一个玉镯子,好在那个老板可怜你年纪小,没让你赔,只罚你在他那儿打了一天的工。”  “两天前,你在宋三馄饨铺子三里开外的一家卖芝麻饼的铺子里买了三个芝麻烧饼,吃的时候不小心烫到嘴。”  “今天,自打我从云来酒楼出来,你一面吃着还没有吃完的酱猪蹄,一路跟着我到了这儿。”  随着容离笑眯眯的把话说完,安红豆一脸震惊:“你、你怎么知道的……”  随后立马反应过来:“不对!你跟踪我!”  话一出口,安红豆就恨得差点没想咬掉舌头:明明他是个十恶不赦的大盗,自己是个捕快!  应该是自己跟踪他才对!怎么变成他跟踪自己!  可……可他跟踪自己做什么……  安红豆想到这儿,再想起在其他人嘴里听说眼前这个人的恶事,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传说玉面公子为了一块翡翠可以杀人全家。”  容离:那一家子都不是好东西!该杀!  “传说玉面公子曾经把意图接近他的女人,不论美丑老幼都给活生生的剥了皮吊在树上。”  容离:没有的事,我会杀人没错,但是剥人皮这事还真的做不出来。  “传说玉面公子喜怒无常……”  容离:喜怒无常咋了……  安红豆越想,脑子越乱。猛一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容离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  完了,这个恶魔会不会把自己剥了皮吊在树上吧……  安红豆咽了咽口水,脚步悄悄的往后退了几步。容离哪里不会察觉到她的小动作,玩味的一笑:  “不是说我玉面要‘死到临头’了吗?你后退什么?”  这一句话硬生生的让某个后退的小豆子僵在了半路,某人结结巴巴道:  “我、我才没有、没有!”  “哦?没有?怎么我方才看见那条蛇离你还有数十步,现在倒是快要到你跟前了。”  容离的话音落下,安红豆脸色煞白的往容离的方向一跳:  “蛇!哪里的蛇?”  完全没有之前一副威风的模样,像只受惊的兔子,瑟瑟发抖。  “哈哈哈哈!”  直到耳旁传来男人嘲笑的声音,安红豆转头一看,哪里来的蛇?除了空地就是稻草。  意识到被耍了的某人,恼羞成怒的拿起大刀朝容离砍去:“你个厚颜无耻的家伙!”  容离侧身闪开,那大刀撞到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刺的人心里一跳。  “消消气啊,本公子不就是看见有点无聊嘛。”  安红豆:……  半晌,两个人正僵持着,忽然间安红豆发现容离朝她扑了过来。  一片尘土飞扬,就在安红豆原来站着的地方,一只羽箭直直穿过青砖立在地上。可想而知,执箭之人得有多深的内力。  “不想死就快走!”容离下意识把安红豆往外一推,甩袖间,一排密密麻麻的银针如暴雨似的朝来人袭去。  随着一阵丁零当啷的声音响起,一个妖娆的女声响起:  “哎呀,没想到随随便便找个地方落脚,居然能看见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玉面公子。”来人身着箭袖长袍,显然做了一副男子的装扮。  月筱自打那次救了卫子玄之后,无意间发现叶安然的踪迹,于是在明月镇留了下来。这日只不过准备找个没人的地方练练手,结果没有想到能看见江湖上名声鹊起的玉面公子。  “真可惜,居然被你躲过了。”月筱从箭囊里取出一支箭,瞄准容离道:  “也不知道这玉面公子是否真如传闻中一样,貌如潘安。”  几乎是一瞬间,那只箭应声而出,朝容离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容离动了。  那支箭射中的不过是容离的残影罢了。不过依旧让容离感到心惊:  这个女人什么来头,一手箭术似乎比之叶安然还要厉害几分。  电光火石之间,又有三只箭朝容离袭来。  容离足尖一点,凌空一跃,一挥衣袖,银针再次朝下方的女人袭来。  月筱凤目微合,将手里的弓朝上面一抛,单手撑地一跃而起,跳上房梁。  “这等小女儿家的玩意,你堂堂玉面公子,用起来不觉得失了颜面吗?”月筱顺手接住了长弓,摸了摸长弓道。  容离不怒反笑:“呵呵,有用的就是好东西,我可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人。”  言下之意就是,若是他容离是个在意名声的人,这个玉面公子的称呼还是趁早换人吧。  “有意思。”月筱抬手间,四只羽箭夹杂着风声朝容离的命门袭来。  “就让我看看,堂堂玉面公子的真面目如何吧。”  “铛铛铛铛!”  四声羽箭与青石砖相撞的声音响起,只看见容离方才站着的地方,四只羽箭跟之前一样穿过青石砖,整整齐齐的留下半截箭身在空中抖动。  不等容离歇口气,六只羽箭应声而来,后面还跟着四只羽箭。  “很好。”容离冷笑,一一躲过,然而不小心被一只羽箭的箭头击碎了束发用的白玉冠,一头墨发如瀑布一样散了开来,看起来多了几分狂妄不羁。  “果然极美。”月筱舔了舔红唇,娇笑一声:“就不知道,床第之间,该是何种滋味!”  “我决定了,把你做成人皮面具之前,先尝尝你的味道!”  说话间,月筱从房梁上跳下,笑的如一只千年狐妖一样。  容离闻言,面具下的一张脸黑了又黑。  行走江湖那么多年,容离当然知道有种秘术可以强行提升内力。  云雨秘术。  若是习了此种秘术的人是个男子,则可以把与之鱼水的女子的内力强行吸走,若是习此秘术的人个女子,则可以强行吸走男子的内力。  被吸走内力的人,同时会丢了性命,死状极惨。  正因为此种秘法太过阴邪,所以五十年前,被各派武林人士给毁了个一干二净。  只是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知道?  容离暗骂一声:“人尽可夫。”  不过容离这一点冤枉月筱了,人家才刚刚习得此法不久,还没有没有试过。之所以没有试过,是因为月筱觉得外头那些男人没一个合她心意的,所以才一直作罢。  现如今月筱碰见容离这个传闻容貌俊秀非常的,自然是来了兴趣,要抓容离习此秘术。  几乎是一瞬间,月筱身影如魅,一晃眼的功夫就消失在容离面前。  容离微微一愣,随即身后有风声袭来。  月筱连容离的衣角都没有摸到,抬眼间只看见一个瓷瓶丢了过来。  “咳咳!”  月筱只觉得口鼻眼睛一片辛辣,再抬眼,早已经不见了容离的身影。  “玉面,等着,你迟早得是我的。”  之前被容离往外面推的安红豆,此刻正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安红豆觉得自己衰到极点,还没有走出几里远,就碰见一伙地痞流氓。  前头有来历不明的人正在打架,后头有一群恶霸……  其中一个色眯眯的看着安红豆:“小姑娘怕什么,我们哥几个最喜欢疼你这种小姑娘了。”  “我告诉你滚啊!不然、不然我就叫了!”安红豆一张小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这儿可是郊外,你叫破了嗓子都没有人。”  安红豆不知道怎么回事想起了之前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心下一横,大叫出声:  “救命啊——”  然而给她的则是面前那群人的嘲笑声:  “哈哈哈!乖乖从了大爷我!”其中一个看起来是领头模样的人,朝安红豆走来。  安红豆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那只手朝自己越来越近。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紧接着围着自己的那群恶霸应声倒底。  来人正是容离。  容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听见这个丫头的求救声心里头就咯噔一声,跳的极快。于是丢了沉檀糯米特制的迷药,一路火急火燎赶了过来。  见此情景,怒及之下一排银针顿出,一群人应声而倒。  容离转过头看向受惊的安红豆,原本想说些安慰的话,结果一出口变成了:  “你不是捕快?大刀不会用?”  “我、我可不可以说……我忘记了……”  容离:……算他没有说------题外话------  推荐新文《盛宠之谍女医妃》作者:雪腻。非常好看  女强成长智鉴宠文、男主睿智。他救下一名受伤少女,带回府里让人施救,发现她无记忆身份不名,因其会医术,将其留在府里做医女。后失忆少女离奇失踪……  长公主离奇去世,背后阴谋迭起。一次机遇她替代了某被人残杀的侯府私生女,借别人的身份施谋策划,陷入迷失无法自拔——有时候正面的迷惑,比直接还击更有力……  人心善变……当面可以阿谀奉承,转过身去就可以换掉脸皮……帮过她的人,她会记得的……有朝一日翻云覆雨,定会将贬低她的人……  【感情篇】  婆婆吃醋:“王妃都快被你当成孩子养了!宠得无法无天!”  某人:“本王愿意,反正我也没孩子。”  ……  ——详情关注《盛宠之谍女医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皇族贵妻

    文苑舒兰 / 著 长生公主,元襄皇后所出,裕明帝掌上明珠,民间有传:貌丑,狠毒,善妒。貌丑,狠毒,善妒...
  2. 王妃还俗王爷请接驾

    爽口云吞 / 著 一朝大仇得报,去山上散个心,没想到就倒霉的栽下了山崖,再睁开眼竟然成了个小尼姑!尼玛...
  3. 将军策:嫡女权谋

    凉薄浅笑 / 著 她是战王嫡女,却流落在外十七年,她身负许多,已是堕入万丈深渊。当她回到大景朝,成为人...
  4. 重生之毒女世子妃

    宝贝鹿鹿 / 著 本文:{宠文}+{爽文}+{女强}+{男腹黑}前世,当一杯毒酒放在凤倾城面前之时,她...
99uu娱乐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