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嫡女荣华:世子,别放肆

三十、来人

书名:嫡女荣华:世子,别放肆|作者:花枝颤|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7-12-07 22:01:00|字数:2617字
  柴桑郡主身份摆在那里,沈华卿不好回绝,再加上此时风雪要比前几日寒冽,遂点头同意。  三人都只带了一个随身的人,并未再邀请其他人。  跟在柴桑身后的丫鬟叫锦枝,闻其名像是一个颇为富贵秀气的丫鬟,实际却面如如冰山,丝毫不苟言笑,一直冷着脸跟在后面。喜儿随着走了半晌,都未敢与锦枝说一句话。  燕峥身后跟着的是一个叫青书的小书童,他们主仆倒是臭味相投,几乎见不到身上有礼数两字,青书一路上东瞧西看,嘴上更是说个不停。  沈华卿因身子弱,故而走的慢些。柴桑与燕峥自然放缓了脚步,哪怕柴桑心里早已急着到无园去,脸上也没有现出不悦之色,反而一想到无园,嘴角隐隐挂着笑容,心头泛起一丝甜蜜。  三人一路踏着被扫清的青石板路走着。  正经过一处院墙的角落,忽然,从那青灰色砖墙角落里,极快的闪出一道鹅黄色的身影,身影奔跑如飞,三人还未来得及反应,眨眼之间,直直撞进了沈华卿的怀里。  好在这几日沈华卿每晚都喝上一碗千年丹参汤,不仅气色变好,就是身子也硬气不少,反手将那道身影抱住,只撞了一个趔趄,向后退了几步便停住了。  燕峥脸色倏然一变,俊俏的容颜变得紧张而又愤怒,待见到沈华卿安然无恙,方才恢复常态,但微嗔的气色却没有消减。    还未看清鹅黄色的小丫头是谁,常年和悦的燕峥眉头顿时一竖,“你是哪里来的疯丫头,不长眼么!”  言罢,担忧的望着沈华卿,沈华卿第一次来贤王府时,因为一阵烈风都惊了寒,这方才这一撞力道可是不小啊!虽然沈华卿站住了脚,但还是小心些为好。  柴桑皱了皱眉,看这丫头打扮应该是小姐无疑,但她不记得今日府上有哪位小姐穿着鹅黄色的上衣。当下开口问道,“你是谁家的小姐,怎么如此冒失,可知你撞了最怕撞的人。”  话音落尽,那鹅黄色袄衫小姐也不答话,依然抱着沈华卿,整个人都埋在她的怀里一动不动。  众人心中一阵惊奇,饶是沈华卿也不明所以。    这是怎么回事?  “这位千金小姐,你且放手,你身上怎么一件披风都未穿着?你是哪家的小姐?不如告诉我,我找人送你过去。”沈华卿感到怀里的这个少女有点发抖。  柴桑急着去无园,这少女又不是沈华卿,她不想因为这少女耽搁时辰,话语颇为不耐。  “见你这身子估摸也快及笄了,一言不发的往别人怀里钻,这是谁教你的。”柴桑戎狄出身,这么说已是压着火气。  怀中少女动了动,微微扬起小脸,沈华卿不由垂首望去,堪堪映入眼帘,沈华卿只觉身上一僵,脸色一怔,“非烟!怎么是……”  怀中的少女竟是被禁足在左相府的五房庶女,沈非烟。  此时突然出现在贤王府的沈非烟,早已没有左相府时的神气,她紧紧的抱着沈华卿,一双眸子蒙了一层晶莹的水雾,可怜兮兮的望着沈华卿,像是刚刚受了天大的委屈。  燕峥闻言立刻便想起来了左相府里的确有这么一位小姐,十分不解眼前这一幕,语调的陡然高上几分,“左相府的沈非烟?左相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带了个你,又带了个她?”  沈华卿也毫无头绪,沈非烟突然出现在贤王府的确出乎她的意料,此时沈非烟明明应该禁足家中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也尚且不知,当时我父只说了带我前来,并没有说带非烟妹妹过来。”  “哦……”柴桑眉头一挑,笑容略有玩味儿,“这么说,这丫头偷跑出来的?这要是被府上朝臣知晓,恐怕……”  沈华卿娇容倏然沉下,倘若被朝臣所知,恐怕很快就会惹起非议,更会被朝中各位重臣误解,倒是一旦风言传遍,对沈家嫡系一脉必会有所中伤。  “非烟,你当真是自己跑过来的?”想到此处,沈华卿目光转眼便冷了下来,难道她是沈非烟是故意为之?    沈非烟小脸紧紧的,当先见到燕峥时眸光骤然一亮,待见到柴桑时,神色又不由有些黯淡,她不认识这位南陈唯一的郡主,但只觉柴桑这人分外讨厌,沈华卿一样讨厌。  听到沈华卿问话,沈非烟心里不由的一阵嗤笑。  丫头?偷跑?这次宴会本就应该是我沈非烟来的,只不过是被沈华卿你这个小贱人抢先了而已。贱人就是贱人,一点都没有自重的觉悟,刚刚来贤王府就开始勾搭人。  沈非烟暗自腹诽,脸上依然还是可怜兮兮的样子。  “嫡小姐,我不是偷跑出来的,我是白凝烟白姐姐邀请过来的。”沈非烟神色紧张,开口便是嫡小姐,显得十分拘谨,好像生怕被沈华卿送回左相府一样。  初听到那句嫡小姐,沈华卿眼角动了动,转而便有释然,出了府外叫声嫡小姐本就是正常的,只不过沈华卿没有想到沈非烟竟然还和白凝烟认识。  “既然是白姐姐邀请你过来的,那你怎么现在没与白姐姐在一起,而是一个人在贤王府乱跑。”  沈非烟小脸一红,瞄了燕峥一眼,“我去那个……,然后我就忘了路了。”  燕峥面上一顿,没想到这沈非烟胆子这般大,这种事都敢当着男子面说出口,当下清咳了几声,背过手猛地转身走到一旁,不再看向这三位女子。  “那……那爹爹……知道你过来么?”沈华卿也被沈非烟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推了推沈非烟,想将她从自己身上推开。  沈非烟摇了摇头,抱得更紧了。  “既然你找不到白姐姐,不如直接去前院爹爹那里,正好和他老人家说下你为何会到贤王府,也免得爹爹不明其中的事情,迁怒与你。”沈华卿力道又重了几分,终于还是将沈非烟从身上分开。  沈非烟站在一边想了想,最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推开沈非烟,沈华卿整理了下被弄的有些凌乱的衣衫,沈非烟看着小,力气倒是一点都不见小,只是这一小会儿的功夫,竟然将她的衣衫与大氅都抱的有些褶皱。  沈非烟望着沈华卿,眼前一亮,拿手指着沈华卿腰间,“嫡小姐,那个香包好漂亮。”  “这是邀请你的那位白姐姐送的。”沈华卿笑着道。  沈非烟哦了一声,突然问道,“可是白姐姐平时带着的那个很名贵的香包?”  沈华卿闻言,奇怪的看了看沈非烟,“的确是那个,怎么了?”  沈非烟脸色倏然一变,十分紧张的道,“那嫡小姐怎么可以收呢!你可知那香包虽然名贵,实则对嫡小姐却是有益无害。”  众人一片哗然,只有沈华卿不为所动,表面望去仍是一副淡然的姿态。不是沈华卿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魄,而是沈非烟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信,若真有好心,她也不会险些死在雪地里,沈非烟这么说,必定是有缘由的。  一旁的燕峥惊问道,“什么害处?”  他满是惊慌的模样,恨不得立刻将那香包从沈华卿腰间摘下来。  沈非烟看在眼中,恨的心里只痒,她不曾见过燕峥真容,并不知道眼前男人是什么人,只是觉得沈华卿这个贱人,配不上这样的男人担忧,“这个香包我听闻过,说是由十万雪山的雪蚕丝收的针脚,雪蚕丝属于寒物,而且香包内的香料是用的雪雾子做成,雪雾子也属于寒物。可实际上,嫡小姐是碰不得寒物的……”  喜儿闻言身子猛地一颤,也没有等沈华卿言语,立马走上前,伸手将沈华卿腰间的香包摘了下来,眼睛瞪的就像是一对铜铃。  “没想到白凝烟竟然这般歹毒,她这是想害主子的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皇族贵妻

    文苑舒兰 / 著 长生公主,元襄皇后所出,裕明帝掌上明珠,民间有传:貌丑,狠毒,善妒。貌丑,狠毒,善妒...
  2. 王妃还俗王爷请接驾

    爽口云吞 / 著 一朝大仇得报,去山上散个心,没想到就倒霉的栽下了山崖,再睁开眼竟然成了个小尼姑!尼玛...
  3. 将军策:嫡女权谋

    凉薄浅笑 / 著 她是战王嫡女,却流落在外十七年,她身负许多,已是堕入万丈深渊。当她回到大景朝,成为人...
  4. 重生之毒女世子妃

    宝贝鹿鹿 / 著 本文:{宠文}+{爽文}+{女强}+{男腹黑}前世,当一杯毒酒放在凤倾城面前之时,她...
99uu娱乐手机网